川剧习俗:四川人喜好川剧把着川戏当作是生活中的天乐事

  • 民俗文化
  • 2020-02-17
  • 人已阅读
简介旧时川剧演出多在场坝、庙宇、会馆及场镇的戏台上进行,人们边吃瓜子、甘蔗等边观戏,常常“戏场人散蔗片多”戏台旧称“万年台”,戏合修成时,要接灵官“踩台艺人先要斋戒数日,沐浴更衣,至期扮装神像,众人鼓乐香花前往迎接灵官踩台,清朝六对山人的竹枝词中便写道:“新修庙宇佛光开,钟鼓焚香会首来,优扮灵官斋戒后,八抬迎上万年台。”

川剧是四川地方戏曲,流行于四川及邻省地区,深受人们喜爱。川剧源远流长,“蜀讴渝舞古来好”。清代中叶,川剧兴起,及至清末,已自成体系并远植云、贵等省。川剧以四川方盲演唱,形成了昆腔、高腔、胡琴、弹戏、灯调等五种声腔,它们尽管与省外的弋阳腔、昆曲、秦腔等密切有关,但却是以四川人的生活,语言和欣赏审美习惯为创造基础,趋向于地方化和民间化。而川剧唱词又多吸收四川民间谚语、口语,妙语连珠,常是“奇言惊四座,妙语解人颐”,表现图了四川人特有的诙谐幽默感,具有浓郁的乡土气息。)

四川人喜好川剧,把着川戏当作是生活中的天乐事。清末,傅樵村在《成都通览》中说:成都人“好看戏,虽忍饥受寒亦不去,晒烈日中亦自甘”,成都妇女有一种特别嗜好,好看戏者,十分之九”。成都人对川戏是如此的酷嗜,四川各地之人也大抵相同。

看戏成了当时人们的主要文娱活动,为了看一场戏,人们可以跑上几十里路,站上几个时辰乡村农民更不放过看戏的机会,一且有戏班来演出,方圆几千里的人都争相前来观看,戏散后打着火把三五成群走回去,边走还要边谈戏。些文人雅士也特别喜好川戏,“以为消遣”,有的还整理剧目,创编剧本,“自敲板课歌童”过去巴山蜀水几乎无处无川剧,香会、庙会要请戏班唱戏,会馆、行帮祭祀神祇也要唱戏,富豪之家寿庆婚丧更离不开唱戏。

无论通都大邑金土坡公墓,还是僻运乡镇,都有川戏班子的演出,“玩友”清唱更是遍布城乡,至今还有为数众多的剧团和业余川剧演唱组织。川剧还被赋予了特殊作用,过去每遇干早及地方有凶煞之时,就要请来戏班唱“打叉戏”以酬神、祈神。今天虽然年轻人多不喜欢看川剧,但许多中老年人依然戏瘾十足。

旧时川剧演出多在场坝、庙宇、会馆及场镇的戏台上进行,人们边吃瓜子、甘蔗等边观戏,常常“戏场人散蔗片多”戏台旧称“万年台”,戏合修成时,要接灵官“踩台艺人先要斋戒数日,沐浴更衣,至期扮装神像,众人鼓乐香花前往迎接灵官踩台,清朝六对山人的竹枝词中便写道:“新修庙宇佛光开,钟鼓焚香会首来,优扮灵官斋戒后,八抬迎上万年台。”

清末,成都开始兴建以演戏为主的茶园,同时供应茶水、点心及餐饭。随后戏斑纷纷以茶园作演出场地,冯家吉在《锦城竹枝词》中吟道:4梨园全部隶茶园,戏目天天列市垣,卖座价钱分几等,女宾到处最销魂”。当时茶园还专辟有女宾席,挂帘幕遮掩。堂倌、小贩穿梭其间,卖烟的、卖糖的,卖瓜子的,应有尽有,十分热闹。后来才有了专作演戏的戏院。

旧时川戏班要祀“老郎”,传说老郎是唐玄宗李隆基,每年农历六月二十四日为老郎会期。而戏班中不同行当敬祀的神又不同,如花脸祭祀财神,小旦祀娘娘等。更有许许多多的演出规矩,如戏班化妆要由小丑先开脸,扮关羽的演员上台前要沐浴静坐;早晨未开戏前,不能摸把子、敲板;演搬目莲、搬东窗时,事前要做法事;演出时小锣匠始终站着,无坐位,还要为鼓师摆椅、拿烟倒茶,据说这是当年唐玄宗时皇子打小鼓,官内太监只能站着打锣,因而相沿成习。场内四担箱,只有小丑才能坐;装文服的箱,文行不能坐,盛武服的箱,武行不能坐。还有忌说“伞”,要改说“撑子”,因为“伞”与“散”谐音。如此规矩、禁忌,不胜枚举。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