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打铁李打铁:打把剪刀送姐姐

  • 民俗文化
  • 2020-02-17
  • 人已阅读
简介四川各地大都流行这首儿歌,不过各地歌词却有些不同,如蓬溪一带则是这样的:“张打铁,李打铁,打把剪刀送姐姐。姐姐留我歇,我不歇,我要回家学打铁。打菜刀,把肉切。打镰刀,去割麦。打弯刀,把柴劈。打战刀,去杀贼。爸爸喊我读子曰,我偏要去打毛铁。”

盛复夜晚,凉风习习,旧时大人们便端起竹椅到坝子里乘凉摆龙门阵,小儿则三五一伙在旁边玩耍,唱歌,如“张打铁,李打铁,打把剪刀送姐姐,姐姐留我歇,我不歇,我嫌姐姐床边有臭虱。我在桥洞底下歇,螃蟹把我夹半节《张打铁》这首儿歌,不但在四川,外省也流行,面且很早就有了,明代李介立《天香阁随笔》中便记载道:“天启时,南直有童谣日:张打铁,连打铁,打把剪刀送姐姐。姐留我歇,我不歇,还要家去学打铁。皆连臂而歌,于倒打铁势。”

四川各地大都流行这首儿歌,不过各地歌词却有些不同,如蓬溪一带则是这样的:“张打铁,李打铁,打把剪刀送姐姐。姐姐留我歇,我不歇,我要回家学打铁。打菜刀,把肉切。打镰刀,去割麦。打弯刀,把柴劈。打战刀,去杀贼。爸爸喊我读子曰,我偏要去打毛铁。”

这类通俗简短、朗朗上口、有声有韵、易记易唱的甩歌,四川还流传了许多,虽各地词句略有差别,但一般内容都相同。四川境内流传的这些儿歌不知其从何来,大都相传了几百年,至今许多小儿女尚能唱上几首。这里举几首自清代流传至今的儿歌,以管窥四川小儿喜唱的歌谣:个要过年了,小儿多拍手唱:“红萝卜,蜜蜜甜,看到看到要过年。娃娃要吃肉,老子莫得钱。

下小几味江陵园把五个指拇逐一数起,唱《大指拇》:“大指拇哥,二指拇弟,中三娘,王伙计,小(nan9)巴,不成气。”其最后一句也有这样的:“么巴杂种不成气”。天下雨了,小儿在坝子里拍手唱道;“天老爷,快下雨,保佑娃娃吃白米。一点一个泡,长年好睡觉。”起风了,小儿唱道:“风婆婆,莫起风,明天与你杀个大鸡公。”两个小儿手拉手,作拉锯状,唱起《扯锯还锯》:“扯锯,还锯,家婆门口有本戏。请外孙,来看戏,没得吃的,牛肉包子夹狗屁。”

小儿作挑物状,唱《一根扁担》:一根扁担闪悠悠,担石白米上泸州。泸州爱我好白米,我爱泸州好丫头。”园小宾儿歌大都节奏感强,押韵上口,小儿多是边唱边拍手甚至用脚踏打节奏,如唱《巴巴掌》:“巴巴掌,油旋饼,又卖胭脂又卖粉,卖到泸州蚀了本。你跳河,我跳井,买个猪头大家啃。啃不动,丢到河头嘣嘣嘣”。又如做“点脚班班”的游戏时唱《点脚班班》:“点脚班班,脚踏南山。南山大斗,一担二斗。猪蹄马蹄,四马攒蹄。每人缩脚,大枝花儿割只脚。

四川小儿常在一起唱儿歌,单独念唱之外,有合唱,有对唱,拍手而舞,颇觉乐趣,如唱《你姓啥》:“你姓啥?我姓邓。你在做啥?我在钉秆。一天钉几杆?大小都不论。你脸啷个这么黄?我在害病。你怎不请先生看?吃药不听你怎不打保福?没得人与我敲罄。你怎不死?阎王不要命。你媳妇怎么这么好看?是各人的命。”成都小儿唱《你姓啥》:“你姓啥?我姓唐。啥子唐?芝麻糖。啥子芝?河芝。啥子河?大河。啥子大?天大。啥子天?广东天。哈子广?湖广。啥子湖?茶壶。啥子茶?清茶。啥子清?杨柳青。啥子杨?咩羊。啥子咩?养。喻子莽?马桥。啥子?宝米寺啥子宝?元宝。啥子元?桃园。啥子桃?仙桃。啥子仙?神仙。啥子神?噼噼叭叭送瘟神。”四川流传的这些儿歌,其范围之广,生命力之强,实在令人惊奇。如今幼儿园的小朋友们和老师一起拍手唱:“号上起来空气好,我们大家来做操”时,也有一些小朋友会唱流传了很久的老”儿歌,大人们听了,不知要引起多少天真儿时的回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