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江号子:长声吆吆地唱川剧折子戏

  • 民俗文化
  • 2020-02-17
  • 人已阅读
简介看到送亲的队伍,他又唱道:“挣了滩又一滩,转弯就是泥巴湾。湾湾里头好气派,吹吹打打翻天。轿儿拾的是新娘,滑竿坐的舅老倌。老子还是单身汉,无儿无女好心酸。”有的还把沿途地名、风光、传说、古迹、物产等编来唱:“……说江湖来道江湖,哪州哪县我不熟,买卖要数重庆府,买不出都卖得出,荣隆二昌出麻布,自流贡井把盐出,温江酱油保宁醋,丰都又出豆腐乳,长寿饼子灰面做,涪州露酒胜姑苏,大头菜出顺天府,邻水界牌出包谷,万县赶船下夔州,凑盐碛又摆八阵图,船过巫山没得路,半岩现出风箱炉……”

川江航道弯弯曲曲,激流险滩多不胜数,船工下水推船,上水拉纤,少则几人,多则上百人,必须用号子统一指挥,一人领唱众人和,吼起雄壮的号子,齐心协力,闯过险滩。

川江船工号子,并非个个船工都会唱,川江船上有专门的号工负责喊号子,既不拉纤,也不推船。船走上水,纤夫拉纤时,他在前面走,边走边喊,他喊一声,纤夫们便随声齐和,一阵吼叫;船行下水,船工推桡时,他又站在船上喊。

也有一些船上没有专门喊号子的,凤凰陵园而由一个会喊的船工来喊号工嗓子要洪亮、耐久,还要熟悉水性,根据水流急缓和行船需要唱出不同腔调的号子。比如:在开船或放流后,唱由弱到强,欢快有力的莫约号子,江平水静时,唱激越高昂的四平腔数板;船开始闯滩了,要用雄壮有力的懒大桡号子;而船闯滩时,唱起复桡号子,或起复桡数板等;若闯险滩则唱鸡啄米号子。当船走上水时,船工要下船拉纤,面朝黄土背朝天,号工便唱一段欢乐高昂的么二三号子鼓气;船拉平水时,唱欢乐活泼的小斑鸠号子,船撞急流险滩时,必须唱雄壮有力的大斑鸠号子、抓抓号子、壮壮号子……

号工记性好,能背得几套戏文、小说,他所唱的内容多是戏文、小说、传说,歌词无定式,根据水流和行船情况定。有鼓劲及表现船工喜怒哀乐的,如“众家哥弟雄威振,拉过流水一身轻,龙虎滩,不算滩,我们力量大如天。要将猛虎牙拨掉,要把龙角来扳弯”。也可沿江两岸,见啥唱啥,即兴抒发,假如看到一个年轻姑娘在河畔洗衣,他就唱:“今天出门好灵光!看到么妹洗衣裳。手中拿根捶衣棒,活像一个孙二娘。打得鱼儿满河跑,打得虾子钻裤裆。唯独对我眯眯笑,惹得哥哥我心发慌……”

看到送亲的队伍,他又唱道:“挣了滩又一滩,转弯就是泥巴湾。湾湾里头好气派,吹吹打打翻天。轿儿拾的是新娘,滑竿坐的舅老倌。老子还是单身汉,无儿无女好心酸。”有的还把沿途地名、风光、传说、古迹、物产等编来唱:“……说江湖来道江湖,哪州哪县我不熟,买卖要数重庆府,买不出都卖得出,荣隆二昌出麻布,自流贡井把盐出,温江酱油保宁醋,丰都又出豆腐乳,长寿饼子灰面做,涪州露酒胜姑苏,大头菜出顺天府,邻水界牌出包谷,万县赶船下夔州,凑盐碛又摆八阵图,船过巫山没得路,半岩现出风箱炉……”

在水流平缓时,号工往往长声吆吆地唱川剧折子戏,或把《乾隆下江南》之类的旧小说编成顺口溜唱,一路犹在讲故事,故有的号工自夸能够从资中唱到重庆,800多里路喊的不重复。当年的彭树肯,甘敬之、陈青和、胡炳席等都是川江久负盛名的“号子哥”。

 

随着机动船的增多,船工大都不唱川江号子了,但川江号子的影响却在天天增长,它屡屡出现在舞台上、银幕中,近年来还飘洋过海,远涉西方。老船工莱德元在法国阿维尼翁艺术节上引吭高歌,轰动法国文艺界。川江号子这个生命力与大自然拚搏之歌正征服越来越多的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