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酷的居丧守孝之礼:标准化、系统化的严格的居丧制度

  • 玄学文化
  • 2019-09-05
  • 人已阅读
简介父或母初死后,在停殡待葬期间,孝子要居住在屋外简陋得不蔽风雨的庐舍之内,以示孝子不忍心在父母死时,还能心安理得地在家中睡觉,以体现儒家的仁孝不忍之心。就寝时不能用席子,只能用草编的垫子;不能用枕头,只能取士块以代之;不能宽衣解带,只能和衣而睡。

居丧,其本意一是出于对死者灵魂的敬畏,古人认为死者灵魂不灭,能祸福活人;二是人们为了表达对死者的哀悼之情。为此,家人和亲属要遵守一套严格的禁忌。随着历史的发展,大约到了春秋战国时期,儒家因政治的需要,将居丧纳入到礼制和道德的范畴。儒家主张以孝治天下,视孝道为立身、立国之本。在儒家孝道观看来,丧葬礼俗是孝道的60一个具体体现。在丧葬礼俗中,十分强调伦理秩序和道德规范,由此规定出家人和亲属的层次和亲疏关系。此外,历代统治者出于政治上的需要,将社会的政治等级制度比附到丧葬礼俗上,从而,使伦理秩序和政治秩序在丧葬礼俗中获得了有机的统一。这不仅体现在丧葬中的殡殓之礼和葬礼之中,也融入到人们为表达对死者哀悼之情的居丧守孝之礼中,形成了一整套系统化、等级化的居丧守孝之礼,成为中国古代丧葬制度中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影响中国社会几千年之久

儒家的居丧守孝之礼对居丧者的饮食起居和行为举止都有极为严酷而复杂的限制和规定,并且还要根据与死者的亲疏关系予以区别。一从饮食方面看,如果臣为君、子女为父母、妻为夫居丧(即斩衰之丧),那么,君、父母、夫死始,臣、子女、妻要禁食三天,即《礼记间传〉所谓“斩衰三日不食”。三天过后可以进食,但仍然有严格规定,早晚只能吃一溢米(约1/24升米)的粥,且不能吃菜和水果。百日卒哭以后,可以“蔬食水饮”。一年小祥(死后一周年纪念)以后,方可吃蔬菜和水果。二年大祥(死后二周年纪念)后,方可吃酱醋调味品。丧服期满以后,才能恢复正常饮食。可见儒家对斩衰之丧饮食规定之严格,之所以这样做,乃是出于儒家孝道的不忍之心。与斩衰之丧相比,齐衰之丧(为祖父母、叔伯父母和兄弟姐妹等服丧)初死后二月不准进食,其它各项依次渐松。

在起居方面,儒家礼制也有严格规定,其中以斩衰之丧最为严酷。父或母初死后,在停殡待葬期间,孝子要居住在屋外简陋得不蔽风雨的庐舍之内,以示孝子不忍心在父母死时,还能心安理得地在家中睡觉,以体现儒家的仁孝不忍之心。就寝时不能用席子,只能用草编的垫子;不能用枕头,只能取士块以代之;不能宽衣解带,只能和衣而睡。等安葬完父或母、为死去的父或母做完虞祭之后,方可以垫席子睡戒觉,居住条件可以相应得到稍微改善,但仍不能住进正寝,交只有到为亡故的父或母做完大祥后,才可以移居正寝。但不能用床铺,只有到守丧期满以后,才可以在正寝床上睡觉,恢复居丧以前的起居生活。

哭泣是对死人悲伤的一种情感流露。在儒家孝道观看来,它更是丧葬礼俗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所以,儒家对丧事中的哭泣之节也格外重视并有明确的规定:在亲人停殡待葬期间,孝子们要不分昼夜经常嚎啕大哭,为亡故的父母做完虞祭以后,早晚各要嘹啕大哭一次,在为亡故父母做完周年祭奠以后,在户外可以不哭,但到室内,或因思念父母,或因有宾客前来吊祭都要即时而哭。丧服期后,方可恢复平日生活,寻欢作乐,不再哭泣。

面容憔悴是孝子对死去父母后悲痛心情的自然流露,因而儒家丧礼也有特殊规定:服斩衰之丧的人,其容貌必极度僬悴苍白、精神萎靡不振,此谓“内有哀情则外有此恶貌也"。哀容应该发自内心,表里如一。如果丧而不哀,则是一种非礼现象,为世人深恶痛绝言语也是透视人情感的一种方式,所以,儒家丧礼对居丧者的言语也有礼法上的规定。〈礼记间传〉说:“斩衰唯而不对,齐衰对而不言”,(仪礼·既夕礼〉说:“非丧事不言"。这就是说,在居丧期间,孝子对与丧事无关之事一律62不谈,要保持沉默,更不能言乐,以示对父母去世的悲痛、思念之情。此外,儒家丧礼对居丧期间的孝子在沐浴、作乐和服饰方面也有详细规定。孝子在居丧期间不准沐浴、不准作乐、不能近女色、不能操办喜事,有官职者必须解官居丧等。儒家的居丧之礼据与死者的亲疏远近而有等级之别,关系越是亲近,居丧期间的行为节制越严格,限制范围越大;反之节制则较松,限制范围就较小。

如果说丧礼中殡殓和葬礼是对死者的处置,那么居丧守孝则纯粹是对活人的要求,它直接影响到居丧者的社会名誉和个人前途。在历代儒家和封建统治者的倡导下,居丧守孝之礼已成为社会公认的价值观,为人们所遵奉、所重视,甚至被一些人发展到了极端的地步。

和我国历代统治者一样,两晋时期的统治者也特别提倡孝道,号称以孝治天下,所以《晋书)中记载了许多居丧守礼的动人历史故事。晋武帝时有两位大臣王戎和和峤,他们几乎同时分别丧母和丧父,都辞官居丧。王戎失母后十分痛苦,由于过度悲伤而容貌憔悴,精神萎靡不振,靠拄拐杖才能起身。和峤为父居丧,恪守礼法,每天按礼法规定进食,但憔悴面容不如王戎。晋武帝获知后,对大臣刘毅说:“和峤居丧,面容憔悴,萎靡不振,真叫人担心啊!”刘毅回答数:“和峤居丧,虽然寝苫食粥,确实是尽孝,但王戎居丧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陛下应当先关心他。”西晋时,有位叫王湛的人,父死后,为了尽孝,在为父守孝期间,一直居住在墓地东侧。孝期满后,仍闭门居丧,不与外面的人交往。另有一位叫许孜的东阳人,父母死后,他悲伤欲绝,按63礼居丧,瘦得只剩下一把骨头,拄杖才能起身。双亲葬后,他亲自背土筑坟,不要乡人帮助。乡人哀怜他体弱,坚持要帮他,他辞不过,便白天接受帮助,晚上又把别人帮的部分除走。墓形成后,许孜又在墓边守孝二十年。南朝刘宋张敷,他的父亲在吴兴亡故,他成服十多天才喝点水浆。其父魂葬毕,张仍不吃盐茶,于是身体变亏而生病。他的伯伯张茂度多次竭力劝他,但他不听,执意为其父尽至孝。

不仅黎民百姓和官宦如此,在皇族之中也不乏其人。据〈梁书·昭明太子传》记载,昭明太子的母亲丁贵嫔死后,在停葬待殡期间,昭明太子连水浆也不喝一口,每哭都悲痛欲绝。他父亲梁武帝见后很不忍心,劝他“因居丧不吃不喝弄坏身子,并非是圣人礼制的目的。〈礼》认为,不服丧同于不孝。有我在,你又何必如此糟蹋自己呢?要多吃些饮食。”太子听后才开始喝了点粥。到其母下葬之日,总共只喝了升麦粥。梁武帝又对他说:“我听说你因为吃得少,身体更加虚弱。你应该多吃些东西,不要让我为你担心。”但昭明太子依然每天只喝粥一溢,也不肯吃菜和水果。

春秋战国以来的居丧习俗,经过儒家的加工和历代统治者的提倡,形成了一套标准化、系统化的严格的居丧制度,影响中国社会数千年之久!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