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桃园的小姑娘:燃灯寺公墓,燃灯寺公墓网,燃灯寺公墓风水,龙泉驿区燃灯寺公墓

  • 福地花园
  • 2019-09-18
  • 人已阅读
简介看桃园的小姑娘她面前是一条通往城里的公路。不时有辆汽车开过来或者开过去,响着喇叭,扬起团烦人的烟尘。她身后,桃树的枝枝权权后头很远很远的,有一条亮亮的带子飘动着
看桃园的小姑娘

她面前是一条通往城里的公路。不时有辆汽车开过来或者开过去,响着喇叭,扬起团烦人的烟尘。她身后,桃树的枝枝权权后头很远很远的,有一条亮亮的带子飘动着,那是大海。太阳灰蒙蒙的,辗在正西那片麦田上。是“辗”,有一会儿功夫,她觉得这个灰蒙蒙中透着点土黄色的大轮子在滚动。软软的风就从那吹过来,在清香清香的空气里漾着,撩得人心里痒痒的,直想敞开嗓子唱支歌儿。唱什么呢?唱自家的桃园?唱桃花?

一片花瓣颤栗着,旋转着,从头顶上飘下来。她伸出手,这粉红的、嫩嫩的春的女儿便静静地躺在她手心。爹说,一朵桃花就是一只桃子。要是侍弄好了,这满园满树满枝的桃花能结多少桃子呀!昨天她数过花。她只想数这四十棵当中的一棵,然后用乘法计算。可她怎么也数不清,数完了这根枝,忘了那根枝的,到后来就全弄混了,气得她想哭。大前天,紧邻的三叔家桃园靠公路的这边,不知被哪个坏限的折得乱七八糟,气得三如在村当央跳着脚骂大街。于是,爹就吩附她放了学在这儿看着。看着自家的,也看着三叔家的。爹说,今年她小学毕了业接着上中学一一卖桃子能有好大一笔收入,够供她到大学毕业的。她清楚,乡下人不兴在瓶子里插上枝桃花,看着它慢慢开。这园子里一团团一簇簇的、粉红粉红的尽够人们开眼了,准定是城里人…
 

她突然屏住了气息,心怦怦地跳起来。她慢慢地转过脸去,只见一个穿着油光光的黑色皮夹克的半大小子正在够桃枝。那“皮夹克”跨在自行车大梁上,从公路上歪过来,一只手扶车把,一只手使劲够着一枝探在路边上的桃枝三叔家的!她想喊一声,却喊不出来。她站起身,颤颤地走过去。


 

“哎……”她怯怯地。

“皮夹克”没听见,使劲抬着脚后跟她急了,不知哪来的勇气,使劲拽拽那皮夹克的后襟。那人一激灵,伸出的手臂在半空中僵住了。

“哦,我……我是给朋友”

“朋友?

“他病了。他想看看春天…他在医院躺着。我从城里骑了十儿里路……真的!”在医院躺着?去年妈病了,也在医院躺着。医院好静啊,白白的,净是药水味。她去看妈,妈说心里堵得慌,想马上回家。那回妈哭了。想着,她不由地说:“折吧“皮夹克”高兴起来,僵住的胳膊又往上伸去她突然叫起来。世

“这边,我家的…”
 

“皮夹克”迟疑了一小会儿,便随她来到我家的”这边。他的手往上伸了一半,忽然收住。想了想,他在衣袋里摸索一阵,捏出一张一块的票子来,往她手里一塞,没容她反应过来,飞快地折下一枝桃花,蹬上车就跑。等她回过神来,人已经远去了。出她怔怔地,双手机械地揉搓着那张纸片,直到它成了小纸团。猛地,她把这纸团朝那已经看不见的身影扔过去。她背过身来,看见了那条飘动着的亮亮的带子。那带子上面,一闪闪的有好多小亮点,是海鸥在。她忽然想,该告诉他折那长满了骨朵儿,还没开花让它们到医院里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