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泉百工偃真武山公墓:死亡文化的本质在于超越死亡

  • 热门福地
  • 2019-09-29
  • 人已阅读
简介比如当一只猪被宰杀时,另一只猪还在旁边转悠,甚至舔食淌到地上的同伴的鲜血。显然它不大清楚下一个被宰杀的就是它了,直到被捉住并按到屠宰凳上才拼命地嚎叫。其实与其说是对死亡的恐惧,勿宁说是对被按住这一姿式不适应。人类是伟大的,他拥有理解力和创造性。他不甘心于自己的渺小和有限性,生命的激情、思维的翅膀唤起了原始人对永恒生命的渴望。人类既然能发现死亡,他也就能战胜死亡。必须给人们一个“希望”,不仅是安慰垂死者,而且要安抚生者,使个人的精神世界保持“完整”。一开始就是给死者的灵魂到另一个世界去过另一种生活“送行”(
死亡文化的本质

真武山公墓
www.jianfon.com

全部死亡文化的本质在于超越死亡。这一本质存在于关于死亡的观念形态、活动形态和实物形态之中死亡文化起源于原始人智慧的某种“觉醒”,即自我意识的出现。当原始人还没有清楚地意识到自己的存在时,即没有意识到“我”、“我们”、“我是一个活的生命体”等相关的一系列主体事实时,他是懵懵懂懂的,既对自已的“生”无认识,就对自己的“死”同样无知,也谈不上去关心同伴的尸体。可以说,对于“生”或“死”,他们都熟视无睹。比如当一只猪被宰杀时,另一只猪还在旁边转悠,甚至舔食淌到地上的同伴的鲜血。显然它不大清楚下一个被宰杀的就是它了,直到被捉住并按到屠宰凳上才拼命地嚎叫。其实与其说是对死亡的恐惧,勿宁说是对被按住这一姿式不适应。



当原始人的自我意识达到一定高度,人们终于“发现”了自己。发现“生存”和发现“死亡”是同时性的,互为前提的。对于“生存”的发现,使人类将自己和动物界乃至整个自然界对立起来:他从自然中发现了自己,又从自己的心灵中发现了自然,并在自己的创造物中同时发现了自己和自然,这使人类终于从自己的全部“它在”中超拔出来,在精神上完成了从动物到人类的飞跃!人类从此傲视一切,自命不凡然而,对死亡的发现却造成了麻烦:毫无疑问它给原始人带来了困惑、焦虑、恐惧等痛苦,“我死了以后不是一片茫茫的空无吗?”“人为什么要死呢?”“死了以后,人又到哪里去了呢?……”生活顿时变得“无意义”了,原始人的心灵备受折磨。按照生物进化论,生物个体的发展就是该生物“种”的发展的缩影。现代小孩大约4岁左右便发现了“死亡”这事实,并对之产生恐惧。他们是在大人们的帮助下渡过这恐惧期的,可原始人又去找谁呢?“人类的痛苦就在于他拥有智慧,懂得太多。”这正好应了《圣经·创世纪》上勿偷吃智慧禁果的神诫。


 

人类是伟大的,他拥有理解力和创造性。他不甘心于自己的渺小和有限性,生命的激情、思维的翅膀唤起了原始人对永恒生命的渴望。人类既然能发现死亡,他也就能战胜死亡。必须给人们一个“希望”,不仅是安慰垂死者,而且要安抚生者,使个人的精神世界保持“完整”。

于是关于“灵魂不死”、“彼岸世界”、“来世生活”等原始宗教便诞生了,这是人类最早的观念形态的死亡文化。同时与这一认知相应的对于死亡的操作、实物也随之产生并完善。从此,死亡对于原始人不再是永远的完结,而是另一种生活的开始;死者并非永恒地消失,它还在与生者保持着密切的联系;死者的灵魂还会投胎回来,再次成为我们中间的一员;我永远也不会成为“无”;我永远也不会被忘却……。由此,死亡文化的本质被建立起来。我们发现,人类的死亡文化所追求的并非死亡,而恰恰是它的对立面,即:永生。这是原始人的精神支柱,原始思维的核心、生存的信念所在。否则,原始人的心理会崩溃,生活秩序会混乱,社会亦将解体。不理解这点,就不可能认识死亡文化(乃至原始宗教)的起源以及全部的死亡文化。

这里开始了原始人对命运的最早抗争。原始的死亡文化的认知中饱含着人类巨大的生活热情,闪烁着伟大智慧(抽象思想)的早期闪光,它解除了或减轻了人类对死亡的忧惧和焦虑,满足了人类对“生命水恒”的渴望,从而给人们带来了关于未来的希望。而原始殡葬则是这一认知的尘世操作,对原始墓葬的考古发掘提供了原始人这类认知的大量证据,诸如,随葬品的存在表明对死后生活的信仰,红色的赤铁矿粉被认为是血液的象征,这一生命颜色表明人们对保存或复活死者的生命充满着渴望,等等。殡葬,从一开始就是给死者的灵魂到另一个世界去过另一种生活“送行”(如葬礼),并给灵魂返回时准备一个“住宅”(如阴宅)。


 

随着社会的发展,社会生活的丰富,尤其是阶级对立、民族对立的出现,并时常严重化,死亡文化的形态,从内容到形式,都在相应地发生变化,就像前面所论述的那样出现了众多各异的死亡学说。但不管如何变化,其本质都同一,即:超越死亡。古往今来,各时代各民族赖以达成“超越”的观念、操作、实物形态各异,因而形成了不同类型的死亡文化;但不管差异性如何,它们都是在按照各自的理解方式在促成并实现着这一“超越”。

Top